您现在的位置:大众养殖网>> 青蛙养殖>> 基地新闻>>正文内容

蛙鸣声里觅商机

  本报记者刘建军通讯员刘志辉方程
  “水满有时观下鹭,草深无处不鸣蛙。”5月13日,记者来到资阳区新桥河镇朱家湖村团湖组的丰运青蛙养殖专业合作社,一片近70亩的青蛙养殖田里,种蛙欢快地跳跃鸣叫,蝌蚪在浅水中游弋,鸟儿在空中飞翔,颇有几分宋代诗人陆游笔下恬静的田园风光。
  现在养殖青蛙并不是件稀罕事,可这里养殖的青蛙却与众不同。一般养殖的青蛙都是喂蚯蚓、蛆等活食,面积也不大,而这里的青蛙则吃的是全饲料,形成了400亩的规模。因此,经济效益也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说起这些,合作社领头人、刚过而立之年的青年农民杜照林一脸笑容。
  其实,走上这条新法养殖青蛙之路,杜照林也是几经曲折。杜照林从小就爱好养殖,家里常养些小动物、鱼、泥鳅等。2007年,一心想搞养殖的杜照林开始养起了泥鳅,由于受繁殖技术制约,到2008年,他首次创业以失败而告终,把父母给的七八万块钱亏了个精光。手头资金紧张、成家不久的他,只好跟着亲戚到益阳中心城区去搞建筑工程,由此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但杜照林并不因此而满足,心有养殖情结的他,开始在网上遍查适合本地的养殖项目。他从调查中发现,市场上青蛙价格高,养殖的人较少,很有前景。2010年,他丢下了已渐入佳境的建筑工程,从适宜本地生长的十多种青蛙中,精心筛选,瞄准了黑斑青蛙养殖。说干就干,他以每尾一角二的价格,从沅江一个养殖户引入三四万尾蛙苗,开启了他的青蛙养殖事业,他一上马搞了10亩面积。
  看似容易做来难。并没有任何养殖经验的他,别人告诉他该怎么搞他就怎么搞,也是和别的养殖户一样给青蛙喂蚯蚓、蛆。由于他的养殖规模大,有时手里拿着钱也难以买到蚯蚓、蛆,而且成本高。2年下来,他除领教了臭、邋遢和累以外,钱没赚到,一下又亏了二三十万元。
  杜照林并没有因此气馁。一次,他到资阳区三益街买消毒药,与迎风桥镇一个牛蛙养殖户聊天时,从牛蛙吃商品饲料中受到启发:既然牛蛙能吃商品饲料,也应当有办法让青蛙吃商品饲料。这样,既能降低养殖成本,又能保证青蛙食物供应,还能扩大生产规模。
  从城里一回家,他就下定决心干。但要让从来只吃活食的青蛙吃商品饲料,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往往放下去10万尾种苗,最后只剩下了几千尾能成活,绝大部分青蛙宁可不吃而饿死。为了寻找突破,他辗转江苏、四川、湖北和省内的岳阳、浏阳、株洲拜师学艺。经过两年攻关,他终于攻克了驯化难题,青蛙改变了食性,变吃活食为吃商品饲料。还有一绝的是,经他驯化,青蛙的下一代也可自然而然地吃商品饲料了。同时,他还对场地设施进行改进,大大提高产出。别人亩产一千斤就算高产了,杜照林的平均亩产二千多斤,最高产量达三千多斤,而且个体比别人的大一倍。
  用商品饲料喂养黑斑蛙成功后,从2012年起开始保本,2013年取得了较好效益。2014年,他又将养殖面积扩大至13亩,年产成品蛙二三万斤,产品远销长沙、重庆等地。为进一步做大做强青蛙产业,去年通过土地流转,他将养殖面积扩大到了68亩。他致富不忘乡亲,手把手传授养殖技术,带动周围三十多个农户开展青蛙养殖,养殖面积总计达到400亩,有力促进了当地农民增收。
  杜照林是一个很有思想的青年农民,虽然他现在已将青蛙养殖做得风生水起,但他已在思考这一产业发展壮大后的问题,一个如何开展青蛙深加工、青蛙特色餐饮的蓝图正在他脑中呼之欲出。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